以前裴无名虽然也练了那么多年的功夫,但他们凡间这些武林高手,注重的都是身体上的锻炼,而对于元神的修炼,几乎可以说是零。

如今一看这本书的开篇就讲述了如此温养元神,从而达到神形何一的境界,这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啊,所以仅只是看了一眼,就已经深深吸引住了裴无名的眼神。

第二篇则是化形篇,这一篇讲的是如何幻化不同的形态,以不同的形态出现在不同的场合,说白了这一篇也就是最实用的法术篇,教人如何生出百般变化。

这一篇对于裴无名来说目前还是有些难度的,毕竟他体内的修为有限,而想要达到化形的境界,至少也要三百年以上的功力,他才五十年而已,远远的不够境界。

但这篇对于青鱼来说,却有着更大的吸引力,因为青鱼这么多年以来虽然一直在修炼,但其实是一直不得其法的,因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妖怪,说好听点是成了精的精怪,说难听点就是野路子,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名师指点,直到遇到金莲仙子之后,才稍微得到了金莲仙子的一些法术指点。

但金莲仙子也并不是没完没了的指点他,只是教了他一些比较粗浅的法术罢了,因为金莲仙子本身还在传授何仙姑法术,而且金莲仙子自己的元神也不稳固,最近一段时间又连接传了功力给陆灵雪和何仙姑,她自己都十分疲累了,就更不可能专心至致的指点青鱼。

所以如今看到裴无名手中的化形篇,顿时就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,如果能学会这些化形篇上面的内容,那对他来说岂不是天大的进步?

这甚至可以让他少修炼五百年以上。

“这化形篇有些意思啊,我得好好的学一学才行。”青鱼嘴角微微一扬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“化形篇适合你吗?”

裴无名侧过身去,不解的扫视了青鱼一眼,嘀咕道:“你一个成了精的妖怪,不会连化形的法术都不会吧?”

“谁说我不会?”

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

青鱼不满的翻了个白皮,反驳道:“粗浅的法术我当然都会了,但是这道门法术合集上面,有一些法术还是比较高级的,如果我能学会的话,那我的战斗力肯定会大大的提升。”

“到时候不用修行一千五百年,恐怕一千年左右就能飞升天界成为神仙了。”

“这样吗?”

见青鱼表现的如此有兴致,裴无名便点了点头,回应道:“既然如此,那等明天咱们返回凡间之后,就一起在草庐里练功如何?”

“我练养神篇,你练化神篇,同时也可以一起讨论和切磋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对于裴无名的这个提议,青鱼当然也是一百个乐意啊。

毕竟作为一个妖怪,他最大的目标当然是修行。

“不过现在你要做的是赶紧学会一苇渡江之术,还是先看看一苇渡江之术在哪个篇章吧。”

“对对对。”

经青鱼这一提醒,裴无名这才想起自己的真正任务是什么,当下最要紧的当然是赶紧找到一苇渡江的那一章节,然后学会这个法术,只有救出了何元的魂魄之后,他们才能重新返回人间,在这之前,一切都不过是没有意义的假设罢了。

xs1234

第1096 告别孟婆

当下洒然一笑,然后快速的翻阅了起来。

之后在这本书的中间段,果然发现了一苇渡江的法术,于是裴无名又与青鱼二人躲在忘川的河边,耐心将这套法术给学了一次。

好在裴无名的悟性比较高,再加上也有五十年的灵力加持,所以学习这个小小的道门法术,倒也并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。

而青鱼的悟性虽然一般,但他好歹也是三百年的精怪,但凡有人稍加提点一下,他都能很快的就学会,所以二人没有用多长的时间,就已经掌握了这个小法术。

考虑到二人进入地府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再不快点把何元的魂魄找到,恐怕要出事情了,所以二人便直接飞跃了忘川,打算取道前往地府,找阎王谈判。

岂料二人刚一飞过忘川,立即就被人给发现了。

“好大的胆子啊,居然敢飞跃忘川。”

“是不是在凡间活得太久了,想到地府来尝尝十八层炼狱的滋味啊?”

一个听着有些苍老,又有一些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,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却仿佛充满了魔力,致使二人听到声音的刹那,俱都忘了逃跑,两人都乖乖的站在原地,等待着对方的裁决。

“怎么办?”

裴无名头也不敢回的站在原地,朝着青鱼询问了起来,后背上早就已经是冷汗直流。

他此时也深切的知道,忘川河的这一边,才是真正的地府,而他们之前没有过河时,那是凡间与地府的交界处,所以相对没有那么危险,就算被地府的鬼差看到了,一般也不为难他们。

但现在过了河之后,这里就是实打实的阴间了,这里是地府的地盘,那么地府的人鬼怪就算杀了他们,也不会有人管的,到时候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,那才叫一个凄惨呢。

“别怕。”

青鱼暗自咽了咽口水,侧身冲着裴无名勉强笑了笑,示意他不要再乱阵脚,然后缓缓的转过身去,朝着方才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,裴无名见状自然也是跟着他一起转过了身。

二人转身之后再一打量,顿时被身后的场景惊呆了。

此时迷茫的忘川河边,一个看起来身材有些佝偻,并且上了年纪的白发老妇人站在距离他们大约五米远的地方。

这位老妇人手持一枚拐杖,身材十分矮小,身上并没有半点的阴寒之气,反倒是散发着一股远古的气息,十分悠远,与地府的鬼气完不同。

更重要的,这位老妇人的眼神看起来十分干净,没有半点老人应有的那种浑浊,眼珠子微微转动之间,无不给人一种智慧之感。

“你……你是何方神圣?”青鱼也是第一次来地府,对于地府里的一切,他其实并不了解,之前对于地府的情况,大多数也都是听其它的精怪道听途说罢了,而其它的精怪同样也没有来过地府,都不过是从别的精怪身上口口相传罢了,所以地府里的这些鬼差身份,他更是一无所知。

“连我都不认识,还敢闯地府?”

老妇人朝着青鱼扫视了一眼,最后将目光挪到了裴无名的身上。

仅只是打量了裴无名一眼,老妇人顿时眼中精光四射,隐隐有些诧异的神情流转。

她发现此人身上居然有仙骨的存在。

“你这小子倒也有趣,一个身怀仙骨的凡人,居然跑到我地府来捣乱?”

“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?”老妇人嘴角微微一扬,饶有兴趣的嘀咕了起来,不过听她的语气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。

“晚辈裴无名,见过前辈。”

裴无名礼貌的朝着老妇人拱了拱手,算是向对方打过招呼了。

虽然说现在的局势确实也并不容乐观,但裴无名应尽的礼数是半点也不会少的。

“不知前辈怎么称呼?”

“孟婆。”老妇人面不改色的从嘴里说出这两个字,声音平静无波,但是却将在场的二人给吓得差点瘫倒在地。

他们是万万也没有想到,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白发老妇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孟婆。

此前他们为了不惊动孟婆,所以刻意的学了一苇渡江之术,为的就是躲开孟婆。

哪里料到最终还是功归一溃,而且才一过河就被孟婆给撞见了,这简直就是命运弄人啊。

“如假包换。”孟婆自顾自的点了点头,语气还是那么平和,并没有半点的怒意。

“那……那您是要抓我们去十八层地狱的吗?”裴无名毕竟是凡人,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啊,这一下子就被孟婆给吓得有些凌乱,甚至连反抗二字都给忘了。

“我抓你去十八层地狱做什么?”

孟婆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打趣道:“你这凡人小子倒也有趣的紧,既然敢闯地府,那就应该胆子很大才对啊,怎么这回胆子又这么小了?”

“另外,你身上满是正义之气,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,而你身边的这条小青鱼,虽然满身的妖气,但却有菩提莲护身,想来本性应该也不坏。”

“既然你们不是坏人,也不是来干坏事的,那我抓你们去十八层地狱做什么?”

“不是就好……”

裴无名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当下洒然一笑,反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前辈可否放我们过去呢?”

“可以啊。”

孟婆扬了扬眉,沉声道:“只要你们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,我不仅会放你们过去,还会帮你们去玩成你们想要做的事情。”

“当然前提是你的这个提议,能够让我满意,否则我不可能帮你们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裴无名心中不由得些狂喜不已。

一直以来,在他的心目中都以为孟婆是一个非常阴森恐怖的鬼差,哪里料到眼前这个孟婆居然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婆子形象,而且身上半点鬼气都没有,反倒是有一股子远古悠远的气息,让人看到了不由得有些肃然起敬。

“我们是在救人的。”

裴无名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逻辑语言,然后将自己之前在凡间荷花村发生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孟婆。

末了,他又强调:“您一直在奈何桥边镇守,想必这几日也见过何元的魂魄吧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原来是前几天那个枉死鬼啊。”

孟婆眼珠子转了转,回应道:“确实如你所说,前几天奈何桥边有一个叫何元的人经过,原本按理说过了奈何桥之后,就直接入轮回隧道投胎了,但这个何元却是一个特例,因为他的阳寿未尽,所以没有资格去投胎。”

“在过奈何桥的时候,我就发现他身上的阳火还在微微的燃烧着,可见他应该是寿元没有尽,故而没有给他喝孟婆汤,也没有送他去轮回投胎,而是将他送到了判官那里去查验。”

“如今他应该还在判官那里关押着,你们想要救他回去?”

“对对对。”

裴无名一听有戏,连忙回应道:“何元这个人生性并不坏,而且还是一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,如果他就这样枉死的话,那太不应该了。”

“希望孟婆前辈可以带我们去把他的魂魄给要回来,然后助他重新还阳,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

孟婆略微愣了一愣,思忖片刻之后,沉声道:“帮你们去把他的魂魄给要回来倒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能不能要回来,还得看他寿元是不是真的没有尽。”

“这需要判官查看生死薄之后才能做决定,不过你们可以放心,只要他的寿元确实没有尽,那么我肯定会让黑白无常把他的魂魄重新送回体内。”

“当然前提是他还没有下葬,如果他已经下葬了,那么我就没有办法了……”

“所以,你们最好现在就赶回凡间,阻止何家的人为他下葬,听你方才所言,他已经死了三天,估计何家早就已经在张罗着给他入土为安了。”

“我劝你们最好马上赶回阳间去阻止,至于送他魂魄回阳一事,交给我来办就行了。”

“这能行吗?”

裴无名的心中还是略微有些犹疑,毕竟他没有亲眼看到何元的魂魄返回人间,多少还是有一些担忧。

再者说了,他都已经来到了地府了,不可能因为孟婆的三言两语就重新返回去啊,那之前的努力不是都白做了吗?

最重要的是,如果孟婆是骗他的,那该如何是好?

想到这一点之后,裴无名苦笑一声,询问道:“前辈能否带我们去看一眼何元的魂魄?”

“我希望可以亲自带他返回阳间,这样我心里会安定一些,在没有见到他的魂魄之前,我如果就这样返回凡间的话,那心里肯定不踏实……”

“另外……”

说到这里裴无名又话锋一转,嘀咕道:“其实这次除了想救何元之外,晚辈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,我想见一见我的老朋友尉迟少泽……”

“尉迟少泽?”

“你是尉迟少泽的朋友?”孟婆闻言不由得面色一惊,对于眼前这个身怀仙骨的年轻人,他又多了几分好奇心。

“对啊。”

裴无名面色一喜,连忙追问:“听前辈的意思,是不是认识我的朋友尉迟少泽啊?”

“他如今是否还在地府中呢,或者说已经投胎转世了?”

“没有投胎。”

孟婆淡然的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尉迟少泽天是一个身怀正气之人,他在凡间的时候为帝王事业奔走多年,死后在地府被追封为城隍爷,如今正在阴间供职。”

“虽然城隍爷的地位并不高,但却也是得道的正神,所以换句话说,他如今已经是受人间烟火供奉的神仙了。”

“啊!”

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,裴无名整个人都已经被惊住了。

他万万也没有想到,死了半年多的好朋友,如今居然已经成仙了。

这简直就是老天爷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啊。

之前裴无名因为尉迟少泽之死,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感觉闷闷不乐,而且也正因为尉迟少泽之死,让他看透了这些争名夺利之事,最后才为辞官埋下伏笑的。

这下倒好,他辞官以后一无所有了,而尉迟少泽却不声不响的成了神仙!

“这……这也太颠覆我的认知了吧……”

裴无名无奈的笑了笑,笑容里满是苦涩。

“他确实成仙了,我没有骗你。”

孟婆洒然一笑,朗声道:“尉迟少泽升任城隍之后,也时常会在凡间和阴间走动,有时候还会帮着黑白无常两位鬼差收集凡间的阴魂。”

“不过非常不凑巧,他最近一段时间去了泰山府君处向述职,短时间内是赶不回来的,所以你这回见不到他了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

说到这里孟婆又话锋一转,安慰道:“等到他述职回来之后,我倒是可以把你来地府找他的事情告诉他。”

“想来他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应该会到凡间去看望你。”

“那就多谢前辈了。”

对于裴无名来说,这大概也是唯一能够有些安慰的消息了。

当下苦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侧身望向青鱼,询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先返回阳间去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

青鱼耸了耸肩,嘀咕道:“既然有孟婆前辈帮我们去查生死薄,那咱们也就没有必要冒险了,再者说了,这地府也不是咱们家开的啊,两往前走可就真有危险了。”

“所以咱们还是先行返回荷花村去,阻止何家下葬何元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

“也罢。”

既然连青鱼也这样说了,那裴无名也就没有任何的意见了。

当下点了点头,二人与孟婆匆匆告别之后,再度飞跃忘川,之后经过望乡台和黑狗山之后,沿着黄泉路重新返回到了阳间。

当二人回到阳间之时,天色早就已经大亮,换而言之,他们在地府待了整整一个晚上。

再度看到凡间的阳光时,裴无名不由得长长舒了一口气,这种沐浴在阳光下的滋味真是太舒爽了,看着眼前的溪水和青山,裴无名心中甚至还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草莓app在线视频官网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