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炸、爆炸、爆炸!

在这充满艺术气息的地方,路易始终保持着匀速前进,而周围的那些防御工事以及前方那些密密麻麻的暴风兵,只能不停的被摧毁、倒下或者飞到半空。

看着路易完无视那些凶猛的火力以及数量众多的士兵,就像是在逛自家花园一般的向前推进,始终保持着安距离的芬恩和汉-索洛都忘记了隐藏自己,就那么站在雪地中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一切。

“我真的不是在做梦?”

曾经见到凯洛-伦是如何轻而易举的制伏敌人的芬恩,从来没有想到‘人’居然可以强到这种程度。

数之不尽的士兵、爆能枪就像是玩具,就连周围那些拥有着粗大炮口的炮台,看起来和暴风兵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,大炮发射出的炮弹不是被路易送到了暴风兵群中,就是被送到另一门炮台上。

甚至在炮台不断减少时,一度出现了防御工事不敢开炮的情况。

芬恩完能够理解炮台中士兵们的想法:不开火似乎还没什么,开炮的话自己等人就死定了。

虽然只持续了很短的几分钟,重炮就开始重新发射炮弹,但事实却证明他们先前的选择似乎才是正确的,炮台以惊人的速度减少,甚至都没能让路易前进的脚步变慢下来。

看着这惊人的一幕,相比起来,凯洛-伦做过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了。

“我现在明白,路易为什么说要占领这个基地了。”汉-索洛终归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传奇英雄,他知道强大的原力使用者有多么可怕,只是他没有想到路易居然强到了那种程度。

有这么强大的绝地在身旁,什么战术计划都失去了意义,跟着他走就是最正确的战术。

亭亭玉立少女超短小背心运动写真

而已经‘说服’了自己同伴的路易,此时刚刚走到了基地的大门口,他走过的地方躺着成片成片的暴风兵,虽然很多暴风兵并没有直接死掉,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,部分士兵甚至还拥有行动能力,但是路易并没有特意去补刀。

如果暴风兵以为这是自己立功表现的机会,那么就大错特错了,路易已经不只一次的证明了,哪怕是从他‘视线’看不到的地方发动偷袭,依旧没有任何用处,只会结果掉自己战友和自己的性命。

经过数个例子后,当路易走到大门口时,已经没有暴风兵再尝试偷袭,哪怕看起来他们有着更好的机会——凯洛-伦终于出现在了战场上,那个可怕的绝地武士,已经将注意力放到了凯洛-伦这位伦武士团的首领身上。

路易终于停下脚步,在距离凯洛-伦大约十多米的位置站着,并且毫不掩饰自己审视的目光。

对方也在观察自己,哪怕这个一身黑衣、还戴着头盔遮掩住了自己真实面容,路易依旧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视线,以及来自对方原力的探查。

“卢克躲了这么多年,就是为了你吗?”

通过变声器而变得低沉的声音,听起来的确很有威慑力,但是这种小花招不可能对路易有什么作用,何况凯洛-伦为了保持自己的气势,没有用太大的声音去说话。

这直接导致他的问题根本没有人听到,哪怕是离他更近的暴风兵,都没能听清楚凯洛-伦刚才说了什么。

更主要的原因是路易身上播放出的音乐声音太大了:权力的游戏主题曲早就已经播放完毕,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自动切换成了别的曲子——这玩意儿播放的音乐纯粹是随机的,但路易没想到会随机到这种程度,此时播放的是电吉他演奏版的千年等一回……

凯洛-伦的声音被巨大的音乐声掩盖,所以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:凯洛-伦自以为很有气势的提出了问题,可是周围的背景音乐却破坏了气氛,而且对方也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自己的问题,这让他不知道应该再重新问一遍?还是应该立刻冲上去砍死这个陌生的绝地武士。

路易也觉得这个场面配合这个音乐有点奇怪,于是他关闭了音乐盒,只是没有专门取下来收好。

场面变得不那么奇怪了,凯洛-伦觉得自己胸中的怒火稍微平复下去了一些,所以他决定重新问一次:“卢克这些年躲着不出现,就是在教导你吗?”

“卢克-天行者?我并不认识他,见都没见过。”

路易没有摆出什么戒备的姿态,光剑自然的垂向地面,这个样子表明了他没将凯洛-伦放在眼里,意识到这点的凯洛-伦觉得自己的怒火再次填满胸口。

同时在听到路易不是卢克培养出来的绝地武士时,他又感到奇怪:银河系里还有别的绝地武士吗?不是只剩下卢克-天行者一个了吗?

“无所谓了,既然你不认识卢克,那么你也就没有了任何价值。”凯洛-伦现在一心想要查出卢克躲藏在哪里,然后亲手将这个‘噩梦’终结掉。

“真是狂妄!”路易这次没有选择直接出手,而是等着凯洛-伦取出光剑,甚至摆好战斗姿态:“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。”

“哼!”凯洛-伦能够感觉的到,对面的这个绝地有着非常强大的原力,通过刚才的战斗他也能看出这个人有着‘不逊’于自己的原力运用技巧,但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,他不认为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绝地会比自己更强。

取出了自己的光剑,红色的光刃不停地闪烁抖动,从护手部位伸出的两段红色小刃让这柄光剑显得非常独特。

但是凯洛-伦却注意到,当自己亮出光剑后,对面的那个绝地居然露出了嘲讽、鄙视的表情。

“粗糙的技术。”

路易的嘲讽是有理有根据的,如果说这柄光剑会分出小支叉是因为水晶的问题;那么光剑的剑刃抖成这样,只能证明凯洛-伦的技艺非常的不成熟。

凯洛-伦连绝地最基本的课程都没有学习完,就算他已经不再是个绝地学徒,可连这种基本功都没练到位,作为西斯他也同样不合格——不过凯洛-伦根本不算西斯,只能算是堕落到黑暗面的绝地学徒?

不过骄傲的凯洛-伦不可能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,他只知道对方正在嘲讽自己,而他要狠狠的打这个家伙的脸,让这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绝地武士,意识到犯了多大的错误。

大踏步冲到了路易的面前,强大的原力赋予了原力使用者极快的速度,十几米距离对于凯洛-伦来说等同于不存在,瞬间杀到了路易面前,手中的光剑顺势向对方劈了下去。

下一秒,他力挥出的光剑就被路易单手举着的紫色光剑挡了下来,哪怕凯洛-伦的双手如何用力,都没有办法将对方手里的光剑压制下去。

“就这?”

淡淡的嘲讽声传入耳朵,凯洛-伦甚至能够察觉到对方正在努力的憋笑,这让他感觉更加的愤怒,愤怒进而刺激到了他的黑暗原力,他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了。

然而并没有任何卵用,这个陌生绝地武士的光剑依旧稳稳的架着自己的光剑,不但没有被压制下去的迹象,甚至对方依旧只使用一支手握剑。

凯洛-伦毕竟天赋过人,意识到情况不对的他立刻抽出左手,准备使用原力冲击。

可是他释放出的原力冲击被对方非常轻松的化解,他还没来得及震惊,就感觉到持剑的右手传来巨大的力道,直接将他手里的光剑压制了过去,迫使他不得不进行应变。

路易随手化解了凯洛-伦的原力冲击后,右手稍微加了把力气,就在凯洛-伦转动剑刃化解自己的攻击时,左手突然探出做出了掐东西的动作。

就在路易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,凯洛-伦感觉到自己的咽喉仿佛被巨大的力量扼住,对于这招同样无比熟悉的凯洛-伦立刻意识到了这是怎么回事——他被对手用原力扼住喉咙了。

这个情况让他感到震惊,因为原力使用者,很难直接使用这类技能控制住另一名原力使用者,因为原力使用者会使用原力进行干扰,而这种技巧对原力的控制要求比较高,对原力稍微进行干扰就能打破这种招数——也就是说,这种招数对于原力使用者没什么实用性。

但事情并不是绝对的,当两个人的实力差距比较大的时候,那么对方是普通人还是原力使用者对强者来说没有差别。

这也意味着一件事:他和面前这个绝地武士之间的实力差距很大,比他刚刚意识到的还要强大!

“听说你想成为新的达斯-维达?”左手将凯洛-伦掐到半空中:“你也配?”

凯洛-伦已经顾不上对方的嘲讽了,竭尽力爆发出自己部的黑暗原力,终于从对方的控制下摆脱。

落地后踉跄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,凯洛-伦终于想起询问对方的身份了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?”路易依旧站在那里,光剑恢复到自然垂向地面的姿态,昂着头用鼻孔对着前方的凯洛伦:“我就是力量的化身……艾,艾慕因奈薇特波!”

同时举起左手轻轻握拳,外面天空中突然凭空出现无数闪电雷霆,将几艘刚起飞的飞船轰成了巨大的烟花。

书阅屋

国产麻豆传媒app下载安装
字幕网视频app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