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班郭湘回家,刚开院门就见顾振南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站在院门口迎接她。

“妈妈回来啦!”顾振南学孩子的语气。

郭湘笑笑,顺手抱过一个孩子,“宝宝今天乖不乖呀?”

安安看见郭湘似乎知道是妈妈,笑着手舞足蹈,表现自己的好心情。

四个多月的宝宝脖子已经能立起来,冲着妈妈直乐。

郭湘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,在安安脸上吧唧亲一口,“这么高兴呀?”

“怎么?今天很累?”顾振南看见郭湘似乎兴致不高。

“也不是,今天遇到一个病人,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可是病却没法治……”郭湘微微叹口气。
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……”顾振南不知怎么安慰媳妇。

“我没事儿。”郭湘淡笑一声,“这样的事儿以后多了,只不过还是觉得可惜。”

正值豆蔻年华,以后却终生要与汤药为伴,身体会一天比一天僵硬,一天比一天痛苦,这样活着真是太难受了。

两人回到屋里,坐在床沿边,郭湘把安安抱在腿上,握着她的两只胖乎乎的小双玩拍拍手。

性感黑白嫩模的处女写真

安安格格笑起来,双腿一蹬一蹬,似乎很好玩。

平平转头看了看妹妹,不明所以。

顾振南拿起边上的一个小玩具给平平,他抓起玩具就往嘴里塞,帮他拿出来,又塞进去,拿出来又塞进去,乐此不疲。

“这个不能吃!”顾振南小声喝斥。

平平惊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爸爸,眼睛一眨一眨。

“没事,让他咬,洗干净的就行。”郭湘说道,“小宝宝这时候是口欲期,是通过嘴来感知和了解这个世界,不是危险的东西都没关系。”

“哦!”顾振南点头,这些他是一点都不了解。

安安见哥哥咬得不亦乐乎,啊啊叫着伸手去抢,平平猝不及防一下被抢走手里的东西,愣了一下,哇一声哭起来。

郭湘不由乐了,安安比哥哥强悍呀。

“别哭!”顾振南说了一句,也不会哄孩子,拿了另一个给他,所有东西都是双份的。

两个小宝对啃起来。

郭湘的心情也好了一些,看着啃得下巴都是口水的安安不由失笑,拿了手帕给她擦。

“小郭,吃饭啦!”张婶在外面叫。

“哎,来了。”郭湘应了一声。

两人抱着孩子出去,黄嫂和周嫂把孩子抱过去让两人先吃饭。

孩子也冲了奶粉给他们吃。

“明天开始可以给孩子加一点辅食了。”郭湘对两个保姆说道:“一点点蛋黄,土豆泥、蔬菜泥、肉沫,开始只吃一样,小半勺,让孩子适应,然后逐步添加,不要一下吃好几样。”

“好的。”周嫂回答。

“我们乡下这么大的孩子都开始吃米糊了,有些都吃饭了。”黄嫂说道。

“吃了也消化不了,都是拉出去,宝宝的消化器官还不健全,没用的。”郭湘说道,“就按我说的去做。”

“好!”周嫂点头,小郭是医生自然听她的。

别看小郭没奶,可是两个宝宝吃奶粉一样长得白白胖胖的,当然也是他们家条件好都是吃的进口奶粉,别人可没办法做到。

第二天去上班,先跟着肖医生去查房,看见了昨天收治入院的那个得“硬皮病”的小姑娘。

她的床边围了好几个人,都是她的同学,听说她病了都过来看她。

“孟琪你放心,这段时间我帮你做笔记,等你好了我会给你辅导。”

“是啊,肺病没事的,最多两个星期就好了,离高考还有几个月不会耽误,你成绩本来也好。”

“你别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同学们的话语还是很温暖,孟琪很感动,想笑笑表示感谢却笑不出来。

脸上的皮肤已经僵硬,做不了表情,郭湘看在眼里有点心酸。

硬皮病又叫“面具脸”,因为面部僵硬不能做表情,只能支起牙齿代表她在笑,明明在笑,可是看上去像戴了个面具,让人看着有点害怕。

几个同学坐了一阵也就走了,孟琪闭上了嘴,一脸落寞,自己不能和他们一起上学了,不能参加高考,不能考大学。

上大学的梦想也许一辈子都实现不了了。

郭湘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也就没说话。

肖医生过去叮嘱孟琪父亲今天要做的检查。

查完房回到门诊,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已经等在门口。

看到有医生来忙走了过去。

“坐吧!”肖医生朝病人点点头,拿过病历,“哪里不舒服。”

“我哪里都不舒服。”女人说道。

三人都惊讶地看向女人,这么说怎么诊断?

“具体点。”肖医生皱了一下眉头。

“就是哪哪都不舒服,经常头晕、四肢无力,腰膝酸软,没精神,可偏偏还失眠,没有食欲……”女人几乎把所有症状都说遍了。

这不就是后世说的亚健康状态吗?很多人都有,其实就是缺乏锻炼,郭湘心想。

不过这个时期的人还真比较少这种情况,毕竟不像后世生活在空调房里,整天抱着手机,上下班也有车,现在的人生活还是比较健康的。

“上医院检查过了吗?”肖医生问。

“检查过了,可是医生都说了,没毛病。”女人说道。

肖医生翻看女人以前的病历,的确做过的检查不少,虽然有少量数据不好,不过都没有大毛病。

“你的工作是什么,每天怎么上班的?”郭湘不由问道。

“我的工作是商场的仓管员,每天就是进货整货柜,上班是骑自行车,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吧。”女人回答,不明白医生问这个干什么。

郭湘颦眉,这可比后世那些亚健康的人健康多了,至少不是因为缺乏锻炼造成的。

这种“不舒服”最是无从查起。

肖医生给女人量了量血压,也正常,看病历以前查的血常规,也没问题,没有贫血什么的。

肝功能也没问题,甚至还拍了x光片,肺也没问题。

这种真的不知怎么查,会不会是心理上的疾病?

有些人就是焦虑,觉得自己有病。

郭湘也想到了这一点,便问道:“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?夫妻和睦吗?”

女人摇了摇头,“我家挺好的呀,我们夫妻都有工作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。我和我爱人感情也还行,以前是自由恋爱的。”

这么说来应该不是家庭因素,看样子似乎也没有很大压力的样子。

“那你们夫妻生活和谐吗?”郭湘问,安泽瀚和肖医生都惊讶看了郭湘一眼,她怎么会提这个问题?

女人脸一红,“也就那样,自从生了孩子,对那方面就很淡了。”

fpzw

小草app2019
adc影院漫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