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兴华和蒋品超对视一眼,这是承认了?

可是再审问的时候,崔建良始终不说话,就像哑了一样不吭声,神情似乎很痛苦。

“崔建良,你抵赖也没有用,证据确凿,说吧,你到底是怎样把付佩文杀害的?或者杀她的另有其人,你只是强尖了她而已?”郑兴华又问道。

崔建良闭上眼再不回答,就在郑兴华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,“让我想想,让我好好想想!”

接下来几天崔建良就像哑巴一样再也没有开过口,却也没有否认行凶,一直沉默,郑华兴都有点拿他没办法了。

“就算他不承认,都有证据了,也能定他的罪吧?”蒋品超说道。

郑兴华摇头,“可现在不知道到底是他杀了付佩文还是那两兄弟,万一判错了呢?而且我还是有点不确定,刚开始我们说他杀了付佩文的时候他那么激动,说我们陷害他,当时的神情不像是作假。”

“后来,他似乎一下想到了什么,才不吭声的,他是在包庇什么人,难道他知道真凶是谁?”

“那他为什么要包庇凶手?如果按他说的他那么爱付佩文,知道是谁杀了她应该恨之入骨才对,怎么还会包庇他?”蒋品超不解。

“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!”郑兴华摇头。

难道一定要抓住大龙二龙两兄弟才能知道事实真相?可是那两人早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。

郑兴华有点头疼。

优雅小妹的诱人气息

郭湘这边知道崔建良被抓也放心了,不过顾振南执意让林诚再多跟几天,以免又出什么事儿。

到了周日曾静约郭湘去逛商场想给未出生的孩子买衣服,自己没经验,徐唯又要值班,郭湘生过两个孩子自然经验比较多,就叫她一起去逛街。

郭湘也没有推迟,这段时间老出事,自己也没好好放松一下。再说过两个月平平和安安就幼儿园毕业要进入小学,也该给他们添点新衣服。

正好两个人可以一起去逛,相互参考一下。

约好时间,郭湘开车到医院接曾静,她现在是孕妇自然照顾她一点,再说两人关系也很好,不会计较那么多。

到医院的时候想不到袁媚也在,“郭院长,搭一下你的顺风车,我正好也要去友谊商场附近。”

郭湘和曾静约好是去友谊商场,都是为孩子买衣服自然是想买好的,她们俩也都不差钱。

“可以啊,上车吧!”郭湘一扬头。

两人一起坐到后座,郭湘转动方盘向朝友谊商场的方向驶去。

到了友谊商场,三人一起下了车。

袁媚朝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人跑了过去,然后转头朝郭湘她们摆摆手,似乎没有想介绍那个男人给郭湘他们认识的打算。

笑盈盈的挽起那人的手走了。

郭湘和曾静在后面看着,“那是袁医生的对象?”郭湘问。

“应该是吧?我也不知道。”曾静扬扬眉。

两人进入商场自然是朝童装区去,婴幼儿服装和中小童童装正好也在一起,两人决定先帮曾静看,然后再去买小童装。

两人挑了一会儿,挑了好几套婴儿服,曾静的预产期是年底,贴身的婴儿服买的都是棉的,外套就先买了两三套小棉袄,孩子长得快,也许一个月就穿不了了,到时候再买。

买完两人朝那边中小童的服装区去。

突然郭湘看到另一边的女装区有一个熟悉的身影,她侧过头看了一下,大吃一惊。

那不是崔建良吗?他怎么在这儿?

郑兴华不是说他已经被抓起来了吗?

而且看他这样子似乎很健康,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。

他边上还有一个女孩子,似乎是为那个女孩买衣服,两人还挺甜蜜。

“怎么了?”曾静见郭湘神色不对连忙问。

“你等一下,坐这儿歇会儿吧,我打个电话!”郭湘说道。

从包里拿出大哥大直接拔了叶茜宿舍的电话,今天是周日郑兴华也许没上班。

郑兴华和叶茜住在公安局的宿舍,宿舍暂时还没有装电话,不过值班室有,叶茜早就告诉过郭湘,以防她有事找她的时候找不到人。

结果叶茜说郑兴华在刑侦队没在家,郭湘又打了刑侦队的电话。

找到人,郭湘直接问道:“郑队,那个崔建良不是抓起来了吗?又放出来了?”

“没有啊,还关在拘留所里。”郑兴华说道。

“不会吧,我现在正在友谊商场,崔建良就在我对面,不会错,就是他!”郭湘看了一眼对面那人继续说道,“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“你等一下,我问一下。”郑兴华捂住电话,叫边上的人去核实一下崔建良的情况,确定了还在拘留所里。

“郭院长,崔建良还在,并没有放出来,他那么重大的嫌疑怎么可能会放?”郑兴华说道。

郭湘盯着那边的人,那人似乎也感觉到这有人看他,转过脸朝郭湘看了一眼,发现不认识又转了回去。

“不会错,就是他,长得一模一样,除非……”郭湘一顿,“除非是双胞胎!”

“什么?双胞胎?”郑兴华大吃一惊,自己完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突然他想到了什么,急忙问,“郭院长,双胞胎的基因是不是完一致?”

“理论上来说是的,除非特殊情况。”郭湘说道,也想到了之前的问题,如果是两个人,那就说得通了。

郑兴华也想到了,“我马上派人过去,郭院长你暂时帮我盯着!”

“好的,你们快点来,不然他如果要走我也不好拦!”郭湘点头。

郑兴华挂了电话,立刻吩咐队里的其他人,“小刚,你帮我查一下崔建良的家庭成员,着重查查他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兄弟!”

“小蒋,快跟我走,去抓人!”郑兴华马上拿起车钥匙往外跑。

“抓什么人?”蒋品超一边抓起大盖帽戴起来一边跟着跑出去。

“崔建良也许有个双胞胎兄弟,如果是的话,那他那天的表现就说得通了,不是他杀了付佩文,他开始并不知道,后来说到和他精Y相符的基因,他应该是想到了他的兄弟,所以态度一下就变了。”

“他不想承认,因为不是他杀的,但他又不敢否认,因为否认了就等于说是他兄弟杀的,所以他才一直保持沉默,他在纠结!”郑兴华说道。

“不能吧?我们之前去他家了解过情况,他家似乎只有他一个儿子。”蒋品超惊讶。

“也许因为什么原因另一个放在别人家里养,是我们疏忽了。现在已经发现了人,马上把他抓回来!”郑兴华跳上车,立刻发动起来。

蘑菇视频下载app安卓版高清
草莓香蕉app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