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外的封禁仅限于绝望之诗的具体内容,封了内容可避免它在网络上疯狂传播。

新闻工作者的报道没有提到绝望之诗的正文内容,仅仅是坐公开游行方面表达了支持态度。

克蒙建议加大力度,不允许这类鼓励行为出现。

不重罚,哪能封住那些传播绝望的疯子。

有关部门展开了会议,认为确实有必要加大力度。

“我们已经开始越权干涉了,不如再做绝一点,为了人类,我们的名声哪怕再臭也无所谓……”调查局的信息部门开完会议后,向网络神兽发布了建议——加大力度。

克蒙在十分钟后再搜索那条新闻,发现新闻已经被封锁,无法浏览。

搜索其他类似的新闻,都已经找不到页面,无法搜索。

克蒙接着翻看国外的自媒体社区,鼓励拥抱悲观、走向绝望的评论已经没了。

“我评论没了?”

“有病吧,说不过,就硬封?”

“我这人生活得可真没意思。”这条评论在十秒刷新后转瞬消失了。

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

网络神兽要处理的信息量太多了,有些评论需要判断是否蕴含鼓励悲观元素,故而做不到秒删。

克蒙翻了一圈,网上已有网民发现自己被控评了,不能发表那些悲天悯人的想法。

然后各种阴阳怪气的评论就出来了,不谈悲观绝望话题,就一个劲阴阳怪气,用不着调的话各种暗示。

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”

“我一生没做坏事,为何这样。”

“在?你为什么不说话!”

“我说了啊!”

网络神兽有类人的智慧,但面对这类老阴阳人的评论,需要更长的时间检定。

毕竟网络上的阴阳人太多了,只有数万条阴阳怪气评论倒还好,它还能快速识别并处理。

但是等到上百万名的阴阳人网友在线发力,网络神兽所需要的计算资源就多了很多,不再能迅速处理。

克蒙哭笑不得,虽然想帮帮网络神兽,但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靠它慢慢识别了。

有些评论不认真思考,不会扯到绝望身上,好歹比直白的劝死句子好多了。

克蒙的注意力投到别的领域,现在美好之物的概念已经出来了,调查局做成了文件发给邻国的调查局。

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,但在球的绝望危机面前,大家都是天然盟友。

哪怕调查局越权控评,也是为了人类的安危。

接下来就等国外做出反应了,对方也不弱了,好歹是拥有零级物品的国度。

如果对方连答案方向都有了还做不出效果,那这个国度真的是菜得不行。

这是一项大工程,暂时没有那么快见效。

所幸绝望之心也没有那么快诞生,克蒙开始处理别的事情——影流。

影流组织是这场球献祭仪式的发起者,上次克蒙已经在梦里注视影流群主的存在。

上次没能收拾它,是因为隔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无法收拾,而对方也没有做梦,至少在克蒙每次睡觉的时候,都没有发现对方睡觉。

克蒙倚靠电脑椅,闭上眼睛自我催眠,陷入深度睡眠中。

咕噜咕噜。

水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克蒙睁开眼睛,成为了邪神克苏鲁。

远处有个黑色破烂斗篷的幽灵,似乎想进行一阵简短的报告。

克蒙一边通感影流组织的大佬与蓝星的群主,一面分神倾听手下的汇报。

跨界通感需要一些时间,黑色幽灵所汇报的内容率先流入克蒙心里。

黑色幽灵表示,人类冒险者被怪物乱杀一通,元气大侨。

即便如此,没能阻止冒险者们野外练功。

这些人类就如野草一样勉强,黑色幽灵从未见过如此勉强的生物。

死亡对他们来说不是终点,而是一种新生。

哪怕实力有所下降,他们也踏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。

克蒙的注意力本来在蓝星的群主身上,听到黑色幽灵的汇报,突然有了兴趣,注意倾听幽灵的汇总。

人类冒险者在死亡多次后,好像领悟了死亡领域的技能,非常奇特。

领域这类技能的人虽然不多,但是以人类冒险家的学习能力来看,迟早会推广开来,他们就是这种勤奋好学又喜欢分享技术的种族。

黑色幽灵汇报完毕后,极为享受地飘走了。

它不需要邪神特意地奖励,光是汇报期间带来的注视压力,就让幽灵感到浑身舒适。

克蒙想知道玩家开发了什么新技能,竟让黑色幽灵特别重视。

可惜黑色幽灵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种技能,克蒙这边也是一头雾水。

也是这时,来自蓝星的画面终于打通了。

克蒙再一次看见那位浑身古怪的触手怪生物。

说是触手怪,其实也不太准确,但这个名词已经很接近它外观特征,暂时就用触手怪称呼它。

触手怪生活的地方依旧是那片血与尸骨堆成的平原,黑色的影矛插在一堆尸骨上,尸骨下是一潭深黑色的泥潭。

与上次相比,影矛的影子本体好像染上了红色的雾体。

克蒙认真感受了一下,那是绝望之雾附着在影矛身上。

触手怪再一次发现了克蒙,并原地跳起了古怪的舞蹈。

克蒙解析了一段话,大意如下:

“你是谁,你为什么不停地关注我!”

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如果你带着诚意而来,我们可以好好谈谈,但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,我的心已经是影流之主的人了,我不会成为您的信徒。”

“其他的要求,一切都好说,比如我们蓝星盛产特殊力量物品,说不定里面有对您有帮助的物品……”

由于多次暗中偷窥,这位触手怪已经发现了克蒙并不是真正的影流之主,而是不明出处的未知存在。

被拆穿很正常,克蒙没指望对方一直崇拜自己。

影流的幕后大佬时有异动,两者只要发生交流,必定发现克蒙是假货。

从献祭仪式开始到现在,克蒙在梦里偷偷地注视过几次,前几次均没有被发现。

今天触手怪突然知道认错人了,估计影流之主在今天偷偷联系过它,责怪触手怪群主为什么还不召唤它。

麻豆传媒视频最新高清完整视频
草莓app在线视频官网最新章节